抱香而死

桃包性格分析(接昨天的房间分析文)

🐎一下

摩城魅影:

    桃包性格分析,接上昨天的论述铺开。


一,放纵渴望与氛围营造


关键词:男性朋友;依赖;父爱;兄弟疏离;氛围营造。


从平时的行为模式来看,包子有相对稳定的朋友圈,而且建立稳固的信任关系。他非常愿意去信任他人,对他人的帮助和爱护表示欢迎和接纳。更多的是一种依赖,他“依赖朋友为他建立防御的墙”。(看他与AM的互动即可)


   在包子漫长的成长期,他缺失了相对应重要的一环,父爱。


而此后建立新家庭的“兄弟”在内心深处是互相抵触的,无论他的兄弟还是兄弟对于他,他很少谈及自己的“兄弟”,但是他会谈论自己的“继父”,父爱的填补对他成年之后相对健康的放纵渴望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放纵渴望的必要性。


  每个人都有异常情绪(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包子的成长和他的过去是很不完美的,然而这种不完美由于父母的关爱和他相对于其他外国孩子更加幸运的发展及融入而更加使得包包的情感和欲望能够顺畅地进行释放。(唱歌,喝酒,逛夜店,谈女朋友,目前不咸不淡但不会给自己压力的事业。)


  这说明他在朋友圈中是能够马上松弛下来的,他不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因为他对自己的各方面是很自信的,没有桃子的“义务性完美”的桎梏,他不觉得他要表现得如何,穿什么衣服才能让大家觉得自己伟光正,早期他只“讨好自我”地穿衣服,(后面会谈及最近几年的穿衣变化)因为他知道“我自己好漂亮”。


这种自信不是一天两天形成,母亲的肯定固然重要,但是继父的肯定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新组建的家庭的孩子总是潜意识非常渴望新家庭成员,尤其是“权威者”的认可。


他知道放纵是“不会受到责难的”,放纵是“良性的,可以释放的,正常的。”(通过他小时候看小黄片这件事可以看出,他从父亲那里得到了极大的支持,内心的强烈认同感,他认为适度的欲望释放是合理的。)


久而久之,包子对于自己的放纵渴望有了一定的判断力和自控力,他知道情感如何收放自如,而且建立了相对完善的后援情感机制。也就是“退路情感”,“实在不行,还有爸爸妈妈的爱可以保护我。”


(很理智,简单,但是意味深长的良性情感应激)


反之,我们来细化桃子的情感模式。


昨天我看到他的房子,有朋友留言是从装修角度,(非常好,事后我可以咨询装修的事宜)。有一点我有不同意见,就是说桃子“懒得装修。”


桃子是一个非常“表里不一”的人,昨天我阐述了,他表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内心都澎湃得不要不要的。他绝对是一个非常缜密,情感细腻的人(这也是目前他比包子在相同的事业上更成功的前提),我们知道,其实很多伟大的演员,都有很严重的心理问题,越是能够把握角色的人,需要更加敏感的情感基础。


我很难想象一个真正甜白傻如何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或者作家,音乐家等等这种需要大量细微情感支撑的职业)


所以他对屋子的选择是深思熟虑,即便是“一眼看中”也是某些潜意思的细节GET到了他的“点”。


我称之为“情感疏离带来的不安全感。”


桃子不是为了自己在选择房子(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潜意识)帮他选择了“他的朋友和家人”的房子。


这个房子显然不是他生活用的,是给别人看的,给别人来玩的。


大量的公众空间,及其方便的卫生间数量配置,宽敞的院落和用餐区域,(有一点留言的朋友说得对“像个酒店”。)试问,一个有自我认同安全感的人,非常良性情绪的人会选择这样一个“朋友和家人”走后空空如也的房屋吗?


很多富豪喜欢买大别墅,买豪车,包养小姐其实就是暴露了安全感的缺失(对财富最终流逝,不再年轻,不能面对过去穷困生活及别人的眼光的恐惧感),当然安全感缺失有很多方面,桃子不属于以上这一种。


“义务性完美”是桃子焦虑的症结,他“要大家来新房觉得—哇,一切都伟光正啊!上厕所很方便啊不用排队,有足够空间玩闹啊”。


桃子的潜意识是非常细致,对人的照顾也很入微,他要一切都“如别人眼中的自己般完美”,“在我家里玩乐”没有任何阻碍。


我难以想象,如果有朋友说厕所都被占了,桃子我该怎么办,桃子平静外表下内心戏的澎湃。


桃子一直在营造一种氛围,自己不会孤独,不会被疏离,不会一个人,但是他恰恰用选择房屋来投射了他的内心孤独感。


而包子呢?


朋友来了?


朋友来了去唱K好啦,去夜店好啦,有狗仔?让他们拍好啦,自己开心就好,演员不就是要让狗仔拍的嘛。


二、共融与个性。


   关键词:社交敏感、完美强化。


  显而易见,包子之所以更加良性,是因为他追求的是一种共融性。无论在社会,学校、家庭还是在工作场合。包包早年的经历让他自我发展的标尺定位比较适中,就是“只要融入就好了”。(包包:我就是在想着找下一份工作啦。)


   他渴望的是大家的“接纳”,并非桃子的大家的“赞誉”。


   包子觉得大家能够喜欢他,跟他玩,让他融入这个社会,校园,家庭和剧组,他就很开心了。这种上有封顶(被接纳),下有退路(亲人朋友的肯定)的安全情感依存情况下,他自然不会有太大(目前来说)的异常情绪,他目前对自我的发展和未来渴望程度低于桃子,他觉得回归家庭,有稳定的收入,几个相宜的老友,健康的身体就很好,而迷妹迷弟们的关爱让他这种安全感犹如锦上添花。


   也就是说,包包认为“一切都不是我应得的”,不同体制的国家不是我的,重新组合的家庭不是我的,异国的事业不是我的,异乡的朋友也不是我的。


但是现在我都有了,而且还有很多人(粉丝)等待我的关爱,哇,我好幸福啊,所以我要尽可能去关心那些需要我的爱的人,因为我知道需要被认同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人永远不是天生暖,尤其是发自内心的暖(很多暖男是装的。)


桃子追求的正好相反,与共融性截然不同的社交敏感,这是一种完美强化,他有着超凡的占有和控制欲望。


他追求“卓越”“完美”“领导力”“掌控全局力”,他也明白这是一种不可能的状态,但是鉴于他的“义务性完美”潜意识,他会克制不住地强化这种“个性”。


说两个情绪相对良性的剧组成员---RDJ和锤哥。


他们的情绪非常稳定,是一种常态化行为模式和自我认同,RDJ建立在自己的经历和目前积累的事业基础。锤哥建立在和谐的家庭和稳定的事业中,他们都是有“情感退路的”,RDJ的退路是“功成名退。”锤哥的退路是“幸福的小日子”。


刚才我也说了,包子也有情感退路----“都不是我应得的,但现在和未来我都终生难忘的爱—(无论来自粉丝,家庭还是朋友)


桃子目前还没有找到退路,应该说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退路到底是什么,卸下光环?


我们知道,桃子是不想接美队系列的,这要是包包这种情感良性的人,他应该会高兴好几天。但是,前文说了,桃子情感比包子更加缜密细腻,又鉴于他没有相应能使他感觉到“安全”的“情感退路”,他“拒绝参演”其实是“为自己着想的”选择。


而RDJ的劝说为什么起效?


对于桃子这种情感的人,一个权威人士的劝说往往非常有效。虽然剧组也找过他的家人和朋友,但是对于RDJ,如果“让前辈失望”的挫败感会更加有悖于他“完美”的性格暗示。


而参演之后为了避免焦虑而“卸下光环“?他的义务性完美强迫会暗示他”辜负了看好他的人,指望他赚钱的人,希望他成功的家人,围绕在他身边,因为他的伟光正而拥趸他的朋友……


真的是,桃子脑袋上的对话框啊,满满都是内心戏啊……


这种“内心戏”导致了完美强化,参演美队系列之后强化加剧,从而面对众人的提问和追捧,他会“我要是回答不好怎么办?”我要是没有美队那么完美怎么办?他是个比我好太多的人,我不想喜欢美队的人因为我而感到失望“。


见过游戏玩不好主角死掉的操控者的内疚情绪而拒绝再玩那个游戏吗?


这就是完美强化。


明明玩不好也不能怎样。


但是他会有愧疚感,认为所有的不完美都因为自己。


这就是桃子比包子更敏感容易有异常情绪的原因。


无论是愤怒还是失态。


而包子。


玩不好?


再来一局呗,


反正死都死了,


还能糟糕到哪里去?


三、职业发展与潜意识欲望展示。


关键词:控制欲、导演;幻想释放,编剧。


导演在剧组中的地位,就像是完全掌控人物的命运走势,将自己“希望发生的事情”变为“自己可控的现实”。


直观来说,一个片子好不好,首先观众会看是哪个导演拍的,然后想到谁来演,至于编剧,都是第三四位的事情了。


导演将故事变为可观赏的现实成品,他要背负责任和议论,由此可见,桃子想要做导演是一种潜意识的幻想和欲望:他希望将目前他无法操控的事情变为现实,承担相应的责任、风险、非议、并且坚信自己可以做到!


桃子在长期的完美状态下生成了一种良性的情感------唯一性,保护欲。


他对自己“喜欢上”的人,有非常超越我们想象的“唯一性”,我接触过这样的人,他可以说达到了我们难以想象的“唯一”。


人的一生中有无数性幻想对象,这是良性的,正常的。但是这种类型的人,他们梦境中的,自慰时的,或者各种幻想场景中,都只有这一个人。


这种偏执型的唯一说好了是专一,说不好就是有点死心眼。


对自己很残酷,非常禁欲。情感绝对的唯一,让他的保护欲和渴望自己去承担一切后果(而有可能不是他能控制或者压根跟他没关系)。


比如这种类型的人,他单相思某个人,信任危机又导致他“爱在心里口难开”,而眼睁睁看着他喜欢的人遇到一些难事,然后他就会强烈陷入“是我没有保护好他”的强烈愧疚感中……


这种情感不一定是爱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导演对于自己捧红的演员的唯一性和保护欲,有些甚至是控制欲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吧。


这就是职业发展方面,桃子展现出来的欲望投射。


包子想要做编剧。


编剧在剧组的地位,人物命运的发展主要是借助导演的分配,安排,相对导演,编剧不必过多背负现实责难,可以有效逃离的“无责化操控”。


包子没有“完美强迫”,他认为“一切都不是应得的”,他的潜意识只是想等待(导演)的接纳(包包一直追求的不是别人的认可,而是接纳),通过导演的安排(被动情绪),安全免责地释放自己的渴望。


对于桃子-----一起去未来,但是未来是个未知数,我必须面对和保护。


对于包子----一起去未来,试试看呗O(∩_∩)O~


四、性格暗面与罪恶快感


关键词:不如意、泄愤、无奈、恶作剧、熊孩子。


  性格暗面是每个人情感健全的形式,这种存在很合理。比如我们都经历过熊孩子时期,当我们躲藏在“他还是孩子”这样的保护纸下面随心所欲进行他人伤害或者恶作剧的时候,我们是会有快感的,这种快感如果加以引导和制约,就会学会去理解和反作用他人。


而恶作剧没有得到抑制,当现实生活不如意的时候,就会成为泄愤的一种形式。


我们看到虐待动物和弱小同类的人,他们往往遭遇了更强烈的无爱生活,他们更享受虐待过程中的支配欲和掌控欲。


但是这也是人类情感非常奇特的地方,人类的情感往往有一个“度”,没有过度,他会走向良性,过度,就会走向暗面甚至是罪恶面。


包包应该遭遇过恶作剧,但是我们看到他很少对别人有恶作剧,几乎没有听说过,他走向是良性的,很可能得到了制止和保护,我的分析是包包得到了同学的关照。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暗示。


这个作为保护者出现的同学各方面很可能跟目前桃子的某些特质有相似之处。


前文所述,包包缺失父爱,父亲在家族中的地位是------保护者。


失去保护的男孩,到陌生的国家,需要融入,而内心父爱的空虚感让他在父母不在身边的时候非常不安(是不安,因为包包的规避风险性格让他看上去很乖巧,不爱惹事),这种人在陌生环境很容易激起有“伟光正”情感的人的保护欲(问问我们自己,有没有看到弱小想去保护,或者无力保护但是脑补一大堆保护他的情节来?)


包包应该在没有建立强大自信和信任感的青春期与这个同学保持了比较友好的关系,并且得到了他的关照。


伟光正同学因为多少会有桃子的共性(保护欲,唯一性)。


如果相处久了会带给朋友压力(有没有这种人,因为自己的闺蜜跟别人逛街或者分享快乐没有叫自己而吃醋?这跟爱情无关,就是会吃醋。)


包包在那个时期无力应对这种同学的友情,他不知道如何处理,但是他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搞得“无法融入”,毕竟人家是“本国人”。


而包包对于这个同学的保护还是很感恩的,此后可能一些事,转学,搬家之类,包包离开了这个同学。


在队二之前,我们看到包包接受采访都比较稳定,只有在队二之后跟桃子的气氛发生了情绪力场。


这说明,桃子已经开始对包包不经意间释放了“保护欲”“唯一性”。而包子已经觉察到了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而陷入“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不安感。


采访中。


桃子内心的暗面反射“我渴望被人理解的,无压力的环境,回归家庭,有个包子那样的孩子,保护他。”


包子内心的暗面反应“我的超级英雄(保护者)就是桃子,如果有那么一个爸爸(保护者)该多好。(“爸爸”这个角色很重要,爸爸对你的压制和保护是‘为了我好’‘是合理的’而如果你只是我的朋友,我就会觉得你有点过度侵犯我的情感邻域了。包包渴望桃子这样的爸爸,但是鉴于桃子不可能是他的爸爸,但他又控制不住渴望,那就很纠结,而桃子是‘本国人’,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而“无法融入”,所以只有被动冷处理。)


是不是觉得有点恐怖?


我们是否发现队二之后,桃子的压制力在慢慢加强?对他人的掌控力和焦虑恰恰反射了自身问题的严重。


他想要“抓住”身边可控的事或者人,释放他的情绪压力,因为这种掌控情绪一旦开始,就会对应上瘾(这种情绪是无意识的,不多说了,否则会被人多度解读),变本加厉也算是一种释放。


这样说太笼统,这样说吧,新加坡的上台事件,新加坡的拥抱事件,宣传期的桃子因为包子抱了AM而焦虑发作事件,伦敦摸脸事件。


这几件事其实是相当反常的情况,我们叫着“吃糖”,但是我只是看到一个有性格暗面的人在进行“犯罪快感”,这是对现实不如意的泄愤、对“失控的情感”的无奈。


桃子性格中有两面性,一面是“熊孩子般”的放任自流,他可以忽然间“放弃”,负气离开,挑战或者反抗;另一方面又是极度“伟光正”的,要承担保护者的角色。


很难想象这种两面性,极端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的体现。


包包的被动冷处理也许起到了一定的推波助澜作用,但是对于桃子这样的性格特质来说是负面的,这不是包包的问题,这是桃子自己的问题,包包只是他某种性格暗面的一个模块,绝不是全部。


而这个模块的具象化(存在这么一个真实的人,而且跟我是同事),那会怎么样呢?


桃子的异常举动和跟包包在一起的情绪力场就已经能看出,他享受跟包包在一起完全“掌控全局”的感觉,然而包包抱AM这件事打碎了当时的“掌控全局”性,桃子立刻被“义务性完美”情绪(另一个模块)攻击,他潜意识告诉他------他不够好,否则包包怎么不会对他这样?而且我们知道,AM也是桃子的好朋友,这就比较有趣。


简而言之就是,当你有个要好的朋友,玩的比较好。有一天来了一个同事,他很可爱,起码是你觉得他各方面都特别能激发你的保护欲。你挺关照他的,但是忽然有一天,你发现你同事跟你那个要好的朋友玩得特别好,而且越来越好,最后都抱在一起,他们俩看上去比跟你在一起开心多了,你会不会焦虑和嫉妒?有一种背叛的感觉?


前文(昨天的发文)所言,桃子有信任危机就是因为遭受了疏离和背叛,所以他的焦虑发作不会是乱来的,触发了他的“模块”,自然会启动“黑化”模式。


在这时候,包子通过新加坡拥抱“以为”自己解决了这件事,所以看得出他当时很高兴,心里想“哦,天啊,终于,抱抱之后,他再不会因为上次那件事生气了吧。”


不得不说,包包确实是一个不会想太多的人,而桃子的反应呢?


在伦敦,当着大庭广众,所有人,真的是所有人,来了一次彻底的“犯罪快感”宣泄。


“摸包子的脸”。


为什么说桃子一定要在伦敦宣传会上这样?


全员到场?


你在你家楼道里画娃娃造成的犯罪快感强烈还是夜深人静在天安门画娃娃的犯罪快感强烈?


显而易见。声势越大,犯罪快感越强烈。


桃子的“熊孩子”性格面终于在焦虑的压制下释放出来,在那一瞬间,伟光正消失了。但在完美主义者“预谋已久”的情况下,对包子进行了一次压制性“完美的,声势浩大的报复”。


包子肯定当时都惊慌过度,好在宣传期已经能够应对这种突发情况,但是桃子这种行为给包子一定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当然,包括对他指手画脚的公关。


本来还有一节是“性与情感暗示”,通过微表情和择偶的数据看两个人的择偶标准,但我觉得多少有点侵犯隐私,所以就不拿桃包说了。以后再议。


五、自我认同与欲望释放


关键词:忧患意识、防御力、演员、裸露癖。


前文所示,我要谈谈桃子和包子的穿衣风格,相对于经常穿长衣长裤的女性,安全感比穿超短裙的女性要低、情感防御高,难以建立信任感,群体不相容性也更高,异性缘也不如穿短裙的,但是一旦建立关系会非常专一和珍惜,甚至伤害到自己。


桃子就是前者,禁欲,传统,色彩偏冷,低调。进一步说明他的情感防御力高,群体不相容,有人流恐惧,更享受与比较亲密的朋友独处,聊天,看似很有魅力,但是对配偶的要求也会很高,以至于他的异性缘比“穿短裙”的要低。


但是一旦建立关系他会非常珍惜,专情,但是他的性格暗面会让不能接受他这种性格的人吃不消,多少有点“大男子主义”,而且“掌控欲”又那么强,不是性格柔软随性的真是很受不了。


不得不说,要是包子是个女孩,还真的挺适合桃子。


包子追求共融性,不会太强求个性突出,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不会太做作,虽然喜欢漂亮衣服,但是你说不穿我就不穿吧,反正穿不穿我都很漂亮(好健康的自我认同),没有桃子那么强烈的,对未来的忧患意识,不会伟光正,防御力建立在他特别的个性上。


在演艺圈,人人追求个性,相当于一个喧闹酒会,大家都高声大亮,哗众取宠,这时候有个安安静静,风格异常的人,反倒会引起人的注意吧,因为虽然暂时会觉得那种喧宾夺主的人很有魅力,但是混这个圈子时间长了,尤其是在喧闹的环境下待太久,一般正常人都会去寻找一个安静的怀抱。


这就是包包迥异的防御力,即便是受到非议或者“语死早’这种评价,他不用说什么,自然会有朋友或者粉丝去自发地保护他,为他辩解。


心理学以及职业定位都告诉我们,演员这个职业多少投射“裸露癖”。这种是自己想要表现的欲望不能释放而选择这种职业,演员这种职业一定是“自发性的”,不是“父母强制的”,因为只有喜欢这个职业才会在这个领域有所成就。


而桃子平时为了“义务性完美“是非常禁欲的,当他在拍戏的时候,可以宣泄这种情感,所以我们看到他出演的美队是“严肃的,完美的,固执的,禁欲的,但又是突破一切禁忌的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他的言语里,不断重复“家庭”,他和角色的家庭般的联系,他混淆了角色和演员本人,很多次都是这样,这是内心希望“裸露”(暴露和公开)的一种反射和暗示,他希望他能“冲破一切困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那么强大,那么伟光正,多么理想化,多么美好。


其实随着年龄的增长,苦难会减少,幸福会增多。


相信当桃子的阅历和年龄到了一定时期,他就会好起来,慢慢地学着放开自己紧绷的神经,不再去刻意在意别人的目光,也更希望有生之年能跟包包合作出一部他们完全做主的电影O(∩_∩)O~


不可掌控的未来(忧患意识)------熊孩子式的犯罪欲望释放(伦敦摸脸事件)--------个体完美强化(义务性伟光正)------潜意识希望达成的掌控全局目标(导演)


无需多虑的未来(无欲则刚)-------温和被动的诱因模式(激发保护欲)------个体自我认同(良性安全感)------潜意识希望达成的无责化目标(编剧)


如果不认同,纯属娱乐O(∩_∩)O~


一上午码了八千字我是多么闲啊……